《西游记》里的国王们

师徒四人西行而去,书中写到他们第一个途经的国家是宝象国。在整个故事中,宝象国国王虽是个配角,形象却也丰满生动。当他收到公主来信时,“一发手软,拆不开书……国王大哭,三宫滴血,文武伤情……”这说明国王爱女且容易感伤。初见八戒时,国王“见他丑陋,已是心惊,再听那呆子说出话来,就坐不稳,跌下龙床”。这几句话透露出国王既胆小又懦弱,面对救女的大事虽心情迫切却没有主见。黄袍怪将唐僧变成虎精之后,“你看那水性的国王,愚迷肉眼,不识妖精,转把一片虚词,当了真实”。说明国王不分敌友,不辨是非。《西游记》还塑造了和宝象国国王相似的国王形象:第三十七回的乌鸡国国王和第九十三回的天竺国国王。

车迟国国王是书中出现的第三个国王,这是一个敬道灭僧、闭目塞听的国王。师徒四人渡过黑水河,在车迟国看到一群冒着风雪受苦的和尚,打听之后才知道国王把“城中寺院,大小尽皆拆了”。见到对三个妖怪化身成的国师,“慌得国王收了官文,急下龙座,着近侍设了绣墩,躬身迎接”,没有半点一国之主该有的威严。而师徒四人与三国师斗法时,国王“着实昏乱,东说向东,西说向西”,听信谗言,昏聩无比。和车迟国国王一样重道抑佛、闭目塞听的,还有第六十二回的祭赛国国王和第八十四回的灭法国国王。

《西游记》中写到的国王大多不是英明神武的明君,而是如上文中提到的国王那样,不仅胆小懦弱、昏聩无能,也不能明辨是非。不过书中也并非没有贤君,朱紫国国王和天竺国下郡玉华州玉华王就是英明贤德的君主。朱紫国国王听说有大唐高僧到来时,他“在披香殿,连朕之膳摆下,与法师同享”;张贴的榜文中写到:“朕西牛贺州朱紫国国王,自立业以来,四方平服,百姓清安”等等,说明他体恤爱民。玉华州玉华王也算是位贤王,专敬僧道,重爱黎民。此外书中还写到了美丽多情的女儿国国王。

吴承恩塑造的国王形象大多昏庸无道,这应该与作者当时所处的时代背景有关。吴承恩生活在明朝中晚期,一生经历了弘治、正德、嘉靖、隆庆、万历五个皇帝的统治时期。明朝中叶以后,君主昏庸无道,腐败日益加剧。明武宗是典型的荒淫无道昏君,除在宫内奢侈玩乐外,还四处巡游,劫掠财富,抢夺妇女;明世宗更是经年不朝,迷信道教,极爱玩弄权术且荒唐自大。生活背景导致吴承恩在创作《西游记》中的国王形象时,印记上了自己所听所闻的皇帝的面貌和性情。

不过,吴承恩肯定期望可以生活在明君贤臣时代,如他在小说中塑造的天竺国下郡玉华州玉华王,这是作者心中的“理想君王”。他在作品中塑造的软弱无能、贪生怕死、肉眼凡胎、不能明辨是非的国王们,是对自己所处时代君王的全面写照。这些也体现了作者向往“明君贤臣清官”的理想社会的心态。

Leave a Comment